期待明天会更好——中超联赛第一阶段评析

日,联赛将重启,并将恢复主客场制,球迷们终于有机会在家门口迎回主队和比赛,令人兴奋。尽管中国足球依然处于低谷,联赛的质量出现滑坡,但活下去就有希望。这是今年中超联赛的最大意义与价值。

受到疫情以及经济影响,众多俱乐部背后的母公司遇到了严重的财政困难,生存艰难,欠薪情况比比皆是。中国足协为了让中超联赛继续下去,采取了“欠薪准入”的办法,允许欠薪俱乐部在提交延期支付方案后,继续出战今年的中超联赛。第一阶段联赛中,俱乐部都能够正常参加比赛,没有因为欠薪而中途退出的情况。当然,欠薪对各队的影响还是很大的,甚至决定着成绩与排名。

据了解,在第一阶段,中超球队中有一半能够正常发薪,山东泰山、上海海港、河南嵩山龙门、天津津门虎、长春亚泰、武汉三镇、梅州客家、成都蓉城和浙江队等9支不欠薪的队伍成绩都不错。

武汉三镇队是今年联赛最大的黑马,9胜1平暂列第一。当然,这与第一阶段分在相对较弱的大连赛区有一定关系,深 陷 降级区的广州队以及河北队均在大连赛区,但更重要的还是球队自身实力。

有人将武汉三镇队称为新土豪,可是,斯坦丘的身价才400万欧元,新引进的华莱士与戴维森身价也不高。三镇队的奖金数额无法与金元时代动辄四五百万元相提并论,但是能够按时发放工资以及奖金,人心稳定,也有了较强的竞争力。

河南嵩山龙门队过去就不烧钱,几经起落,始终处于联赛中下游,目前排名联赛第三。主教练哈维尔直言球队的成绩确实超过了期望。一直按时发放薪资成为河南队最大的优势,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。

排在武汉三镇与河南嵩山龙门之间的山东泰山是传统强队,也一直按时发放薪资,成绩也较为稳定。今年中超联赛的另外3支 新军浙江、梅州客家与成都蓉城,目 前在积分榜上排名第8、10、12位,位居中游。以 往 的联赛中,很少出现新军表现都不错的情况。这几家俱乐部过去在中甲就不欠薪,升超之后或许整体实力上有欠缺缺,但按时发放薪资让他们的成绩可圈可点。

相比之下,表现不甚理想、排名靠后的队伍,大多数欠薪情况较为严重,如广州城队、河北队、广州队等。多支球队后期出现反弹的迹象,均与补发了一定数量的薪资有关。广州城队前期的首发阵容中以年轻球员为主,只有个别老队员出战,但近两三轮比赛中,老队员悉数登场,整体表现与初始阶段的“溃不成军”形成鲜明对比。尽管还未能赢球,但已在朝好的方向发展,就是因为补发了部分薪资。

当下的中国职业足球,能够正常发薪,球队的成绩就不会很差,毕竟生存是第一位的。只有先活着,才能争取活得更好。

“积分榜是不是应该倒着看?”这样的戏言从第二轮战罢便流传开来。随着黑马武汉三镇、河南嵩山龙门等队的表现日趋稳定,人们逐渐习以为常。

金元时代,习惯于大手大脚烧钱的球队总是在积分榜上占据领先位置。但在当下,这样的球队没钱再烧,开始各种摆烂,被牢牢钉在降级区。曾经的八冠王广州队在击败了同样深陷保级泥潭的河北队后,才结束了一球不进、一场不胜的尴尬。广州城队由于场外因素获取3分,排在联赛末尾。

武汉三镇队赛季前的引援力度和准备都比较充分。10轮之后,已经被贴上了“冠军候选”的标签。广州城、广州与河北这三家俱乐部在财政方面遇到的问题最大,被普遍认为是降级的热门。10轮战罢,这三队在积分榜上位列最后三席,与预想大体一致。如果俱乐部在股改 方面没有实质性进展,局面依然如此,恐怕难逃降级厄运。

第一阶段另一现象是谢晖和他执教的大连人队“压着打”。尽管球队第一阶段仅积7分排名第14位,但不影响主教练谢晖获得巨大的支持。大连人队以中甲的球员配置,在开赛前10天才确定递补升级,但进攻型 踢 法 在中超别具一格,谢晖本土教练的身份也引人关注。

在球迷印象中,本土教练带队多采用防守反击,进攻基本靠外援解决问题。本土球员在教练的部署中负责全面防守、干脏活累活。获取球权之后把球交给老外,就算完成任务。中国足球水平整体落后,人们迫切希望有所改变,谢晖和大连人队走另类路线,顺应这种需求,获得了很多人的支持。大连人队新赛季中没有外援,攻击线上只有阎相闯、商隐、朱挺等老队员和前国奥队员林良铭。以这样的阵容,10轮比赛攻入10球,很多外援齐整的队伍都达不到这样的效率。

“压着打”究竟能走多远?大连人队能坚持多久?各队在研究并拿出对策后,谢晖和大连人队如何应变?这些都是大连人队将在接下来的比赛中面临的问题。人们逐渐对“压着打”失去新鲜感,大连人队成绩没有起色时,又会如何评说?这 需 要 时间来给出答案。没有成绩支撑,任何所谓的先进打法、战 术等都显得苍白无力。不过,改变中国足球现状需要的不只是一两个人,也不只是一两年时间,而是一两代人的坚守与牺牲,更需要社会各界的耐心。

联赛开始之后,以年轻球员为主的广州队、广州城队与河北队确实战绩很差,甚至被认为完全不应该出现在中超赛场上。不过,第一阶段最后几轮,这些队伍虽然成绩依然不佳,但整体面貌与赛季之初相比已不同。初登联赛的年轻球员过于紧张与不适应,技战术执行力不够与动作走样,再正常不过。经过几轮适应后,他们的表现有了很大提高,球队整体进步明显。

这些球队指望靠年轻人重回巅峰不太现实,在不进人的情况下保级也相当艰难。但从发展的角度看,应该给年轻球员成长的空间,允许他们在比赛中犯错。只有积累了一定程度的经验之后,年轻人才有可能挑起大梁。

联赛第一阶段的一大发现或许是来自成都蓉城队的左后卫胡荷韬。他年轻,发挥也不稳定,但教练让他连续首发。在第一阶段最后一场对梅州客家队的比赛中,胡荷韬下半时被派上场,在第82分钟时破门,为随 后 的 逆转立了功。这对他本人的成长大有帮助。U19国青队在海外拉练时第一次将其召入队中,教练组明确表示,就是在联赛第一阶段比赛中发现了他。

中国男足选拔队出战东亚杯赛的名单公布后,很多人疑惑:为什么没有河北队的张威?他是99年龄段球员,联赛前10轮表现相当抢眼,为河北队打入5球。以前外援当道,前锋不得不改打后卫。如今他回到锋线,表现惊人。联赛形势为本土球员创造了难得的展现机会,特别是年轻球员。张威无缘东亚杯赛,是因为中国足协早在联赛开始之前就上报了50人参赛大名单,最终的出征 球 员只能从大名单中选拔。张威在联赛开始之前,根本没有进入过国家队教 练的视线,这或许是一种惊喜。

北京国安队20岁的梁少文具备一定潜质,本赛季前四轮也曾首发。但在出现失误之后,出场记录固定在4次、累计274分钟,是一种遗憾。年轻球员在比赛中犯错,不应该受到过分批评或指责,教练要放手让他们去表现,他们的成长需要时间。

第一阶段的比赛,一方面,俱乐部经营困难,资金不足;另一方面,各队想办法通过各种渠道找外援,但水平下滑很多,实战中的表现令人难以恭维。于是,问题由此而生:为什么不能把这些机会留给本土的年轻人?很多时候,本土教练囿于成绩的压力与一时之得失,丢掉的是全局与未来。

回顾第一阶段比赛,红黄牌数量有所上升,围绕裁判判罚的争议也不少。而且,裁判判罚直接影响或改变比赛结果的次数似乎比以往赛季有所增加。深圳对成都蓉城、北京国安对天津津门虎,因为不存在的角球或界外球,直接导致比分变化,引发球场外的争议。此外,红黄牌的出示也有争议之处,像河北队与广州队的两场比赛中,河北队均有球员早早被红牌罚下,一向温和的河北队主教练金钟夫赛后感慨“没法理解”、“没法解释”。

执法中超联赛的裁判业务能力与水准亟待提升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优秀裁判忙于完成亚足联或国际足联的赛事任务,确定执法世界杯的马宁等人需要接受国际足联的专门培训,因此缺席联赛第一阶段的执法。

提高联赛水平,除了球队外,裁判员也有份。中超有效比赛时间不长,就与裁判“碎哨”有直接关系,比赛缺乏连续性。下一阶段,裁判能否适应主客场制的心理压力,也未可知。

第一阶段比赛中最具争议的是大连人队U23球员使用违规事件。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国内联赛中出现,比赛监督和执法的第四官员难道仅是摆设?但凡有一点责任心,一句话就能大事化小。在球队要求换人时提醒一句“怎么把U23球员换下去了”或者“U23规则不要忘了”,尴尬就可避免,不仅维护了比赛的公平,更维护了职业联赛和足球运动的形象。总以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可是,比赛监督与第四官员是中国足球的一分子,当社会都在嘲笑中国足球时,身为足球的一员不心疼吗?

中国足球搞不好,人人有责。很多人觉得这是空谈,但大连人队违规事件已很说明问题。中国足球不只是球员、教练或足协的失败,而是很多人都抱着事不关己、不想担责的心态,导致中国足球走向更低。从业人员需要更职业、更专业,尤为重要的是有责任心和担当。

第一阶段集中赛会制受天气的影响很大,梅州赛区与海口赛区最明显,炎热的天气加上暴雨不断,影响了比赛质量。大连天气情况不错,球队能正常发挥。在中国足协宣布重启主客场制后,接下来的联赛将出现新的变化。

尽管主客场制目前依然存在变数,但这是拯救中国足球、令中国足球走上新生的开端。首先是各队心理上是否做好了充分准备,毕竟过去两年半的集中赛会制已经让参赛人员变得有些“机械化”,封闭的环境给各方造成了不小影响。先前各队摸索并找出应对集中赛会制的办法,在 主 客场制恢复后也没有用了。疫情存在不确定性,联赛随时可能遭遇其他不测。当然,更重要的还是球迷回归。二次转会窗开启之后,各队在人员上会发生一些变化。所有这些都令人期待。

中超活着,希望活得更好。恢复主客场制后,人们希望联赛展现出更好的迹象与趋势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